【繁星】坏男孩 11(Fin)

行行里:

11


       成长只是时间洪流中须臾的一瞬,在某个不经意的节点就完成了人生意义上的蜕变。许多放在心头的执念,随着岁月奔流前行而消逝,固执的男孩子成为洒脱的大人,连眉眼间的天真青涩,都被定格在过去的时光里,只在他身上留下一个模糊轮廓。


       爱情之于男人的野心抱负而言,实则是无足轻重的份量。张艺兴愈发觉得,他所需要爱情带来的依赖感,逐渐龟缩在心底狭小的角落,只午夜梦回时,才有些郁郁意难平的遗憾。他被充实的生活推搡着向前走,整日像个不停旋转的陀螺,在忙碌脑海中冒出那一点点的念头,但很快被压抑下去。


       说是不再见面,可同在一个圈子里,也免不了再碰面的机会。即使是普通人,在工作场合下碰到前男友,也该保持应有的风度。


       在炫目的明媚灯光下,吴亦凡身长挺拔地站在人群之中,面带适宜得体的微笑,同他人谈笑。侍者端着酒水从旁经过,他放下窄口的玻璃高脚杯,换了一杯还冒着气泡的香槟。


       张艺兴站得还远,他只匆匆瞥了一眼,就朝着相熟的前辈走去。吴亦凡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隔着摇曳的衣香鬓影,投过深长的目光。


       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只能瞧见张艺兴的侧影。身着剪裁合衬的礼服,胸前的口袋装点着条纹花色的丝巾,抬起手露出一截瘦削的手腕,宝石切割的表面闪烁着夺目的光彩。额前细软的发丝被妥帖的梳起,额头到眉骨俊逸的线条透着男人的气息,在眼眉间找寻不到少年的稚气,连微笑时旋起的酒窝,都带微妙成熟的气韵。竟记不清什么时候,张艺兴出落成了这副模样,他参与过他漫长的成长岁月,却无缘撷取那甘美的果实。


       大约是觉察男人炽烈的视线,张艺兴偏过头,在人群中捕捉到吴亦凡。他微微扬起手中的高脚杯,隔空示意与他碰杯,他丰润的唇瓣抿在杯沿上,一股燥热窜上吴亦凡的心头。吴亦凡强压下心中的躁动,别过头不再看他,继续附和旁人的交谈。


       黄渤见张艺兴目光游弋像别处,边问他:“这是看谁呢?”


       张艺兴坦然答道,“和熟人打个招呼。”


 


       酒会进行大半,主办人热切邀请嘉宾上台,张艺兴半迫半就着走上台前,他微微颔首,伸出手与主持人握手。


       主持人打趣儿道,“小伙子这么俊,心也好。”


       他抿着唇笑,一如初入行时的腼腆。


       吴亦凡在台下遥遥地看着,明明这么真切,他却无法将张艺兴与眼前的形象重叠在一起。耳边嘈杂的人声、眼前筹光交错的盛景,此刻在他面前,仿佛不复存在。张艺兴就站在那里,眼角弯弯的,他都记得的,每一时刻的张艺兴。


 


       是踏上台阶撞进眼底的清俊少年,尚未褪去婴儿肥的脸颊圆润可爱,睁大了眼角露出惊讶的表情,在异国一见钟情的瞬间。


       “哇,这么帅!”


 


       是出道之初羞涩的小兔子,在人前藏起自己毛茸茸的尾巴,对着镜头露出洁白齐整的牙齿,酒窝深陷得叫人沉醉。


       “大家好,我是EXO-M的Lay。”


 


       是热恋时期热烈的小爱人,在他怀里承受情动的欢快,睫毛轻轻颤动,眼角渗出晶莹的泪水。他是圣洁的独角兽,用爱意融化他。


       “亦凡,我爱你。”


 


       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小人儿,藏在众人背后送上诚挚的祝福,他那样虔诚真挚,双手合十抵在唇边。


       “遇见你,是上天赐予我的缘分。”


 


       此情此景于吴亦凡皆是虚妄,在座的满堂宾客如同死物,他眼中只有张艺兴一人。他溯回到异国街头,巷口昏黄的路灯下,从春天到夏日,再到寒冬,他捉住张艺兴的嘴唇轻吻着,张艺兴在他怀中呢喃。


       好似嗔怪的口气,“我说了不用来接我了。”


       “可是我想来,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仰起脸庞甜滋滋的笑着,“你这么懒,真是辛苦你了。”


       他胸口震荡发痛,几欲不能喘息,他想退回去说,他后悔了,他做错了,在没办法放任他爱的人在世间独行。镌刻进骨血的人要怎么放下,好像没人教会他,只凭自己跌跌撞撞,驻足回望时,最想留住的人却已不在身侧。


       随着他人的掌声收回思绪,吴亦凡克制地抚掌微笑,目光追随着张艺兴的身影,直至他隐入人群之中。


       吴亦凡愣怔了良久,而后在助理的催促下匆匆离场,他甚至来不及多看一眼,就已是心痛难耐。


       他乘坐的车辆经过繁华的街景,江面上倒映着灯火通明的高厦楼宇,街边人潮涌动。这一生他会遇到万万千的人,见过千千万的风景,可不会再有这么一个人,不会再有他的张艺兴了。


       这世上只有一个张艺兴,遇上了,是他一生的缘分。


 


       到底是,错过了。


 


 


       业内对于张艺兴的评价,大多是敬业有礼,为人谦虚,可对记者们而言,张艺兴总保持着一种恰到好处的疏离。


       他和刚归国那会儿不同,碰上刁钻刻薄的问题,一双无助的眼睛投向场外寻求帮助,借助经纪人替他回绝那些难题。谈及几句情感问题,在镜头前就会红了脸,面皮薄又不经逗,惹人怜惜不忍。


       前阵子碰上相熟的记者约采访,经纪人调了时间,终于选了空档的时间。


       张艺兴骨子里还是有些内敛,面对不熟知的记者,总会有些放不开。恰好今日采访的女记者与他算是谈得来,也不像某些无良媒体,爱给小傻子似的他挖坑跳,听闻是约了这位记者做深度采访,张艺兴觉得很是轻松。


       女记者到达酒店的时候,套房的起居室已经简单布置过了,助理替她端了热茶,竭力提供舒适放松的环境。


       张艺兴是在难得的休息时间中抽空,他穿着简单的套头衫,坐在绵软的小沙发里。他摆出闲适的姿态,语气热络又不狎昵,“姐姐,好久不见,您变得更漂亮了。”


       女记者捂着嘴笑,“艺兴还是这么帅,又会哄人。”


       访谈进行得很顺利,提起音乐,张艺兴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他私下里还是活泼的少年,兴冲冲地抱了电脑来,要和女记者一起分享自己新做的音轨。音符在他的眼前都富有生命,鲜活而生动,组成令人惊艳乐章。


       女记者忍不住连连赞叹,反倒让张艺兴羞赧地挠起了头。


       “姐姐你别夸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女记者调笑他,“艺兴还是这么爱脸红。”


       采访总会涉及到外界关心的感情问题,每个艺人都逃不了与此相关的问题。


       “艺兴还是单身吗?”


       张艺兴点点头,“对,还是单身呀,没有时间谈恋爱。”


       “那想谈恋爱吗?这个年纪,一定会想拥有美好的感情生活吧。”


       他思忖着说:“虽然很想谈恋爱,但现阶段好像不切实际。”


       女记者语气和善,不让人感到冒犯,“但是从艺兴的音乐里能听出来,你一定对感情很向往,也有过深刻的情感经历。”


       “其实情感不一定特指爱情,亲情、友情都是珍贵的情感,不过爱情更特殊一些。”


       “我觉得艺兴的感情观好像很特别的,虽然你年龄不大,但是你的情感观念在我采访过的人里,算是比较成熟的。我想知道,现在的你,情感观念有发生变化吗?”


       张艺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带些小俏皮,“哎呦喂,姐姐,那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您还记得哪。”


       “当然了,”女记者没打算放过他,“我很专业,何况你的观点令人难忘。”


       他是那样天真又热情,受了情伤也对爱情抱有希望,他当时的回答稚嫩却真挚,上帝赋予人们爱的能力,他选择跟着心走,依靠时间疗伤。


       那是一段纠结又漫长的爱情,无论时间过了多久,依然无法完全释怀。真切爱过的人,在他的前半生里横亘了那么久的人,就是竭力忘却,也做不到的。他不再苛求用时间洗礼,如果没办法留住,他就不再强求。


       张艺兴不假思索道,“其实有变化,我当时用吃饭做比喻,其实不准确。”


       世界很奇怪,吃饭吐了,挂了几天吊瓶,还是会想吃饭。


       可爱情不同,它让你疼痛,让你成长,你会感激它,但成熟的人不会再重蹈覆辙。没能在一起的人,就不是对的人,勉力坚持下去,倒头来,不过是再伤一遍,剜心的痛任谁也不想再来一回。


 


       日落的余晖照进屋内,张艺兴背光坐在沙发里,他的轮廓被染上金色的光晕,脸上的细小绒毛都能看得清晰。他用手肘撑在膝盖上,用手掌支着下巴,女记者前倾上身,拿出一副诚恳倾听的态度。


       “我当时说过,遇到一个巨喜欢但巨坏的男孩……”


       “嗯?”


 


       张艺兴歪过头浅浅笑着,“遇到一个巨喜欢但巨坏的男孩……”


       他顿了很久,而后语气轻到有些模糊。


 


       “那就,放他走。”




         -Fin-

评论
热度 ( 523 )

© 住在221B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