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醉酒实录

乔克雷恩:

-勋兴 


-原梗出处


-本来挺好玩的梗被我写的很无聊,将就看吧




——




“我现在要去接艺兴,他喝多了,跟他那些朋友。”


镜头外的吴世勋耸肩撇嘴,一个极为无奈的表情,可是想想喝多的张艺兴,又忍不住嗤嗤笑出声。




下楼,取车,架好DV机,发动,吴世勋打了把方向盘拐出小区。


黑色奥迪很快抵达酒店的喷泉跟前,一眼就看见张艺兴——确切来讲,一眼就看见那头黑色卷毛。黑色卷毛在风中凌乱,张艺兴竟然老老实实坐在那儿,两眼发直。


吴世勋挑挑眉,有些意外。


“嗯……我想我看见艺兴了,可我不确定那是不是他,为什么?因为他喝多以后绝不会这么老实。”


停好车,吴世勋举着DV走下来,他靠近几步,小心喊了声“艺兴”。


没人理他。


“艺兴?”


“宝宝……嗝……”


镜头转了方向,框着吴世勋向来谜一般的自拍角度。


“就是他。”镜头转回去,对准一双醉眼朦胧,“艺兴,我来接你了,回家吧。”


下垂眼迟缓的眨巴几下。


“各位观众,这哥大脑正在重启,我们待会儿见。”


吴世勋合上DV,蹲下来,拂开对方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卷毛,又抬起张艺兴的下巴,轻声细语道:“艺兴,走吧。”


朦胧醉眼开始聚焦,张艺兴像只树懒那样,极缓慢极缓慢笑了起来,“宝宝~”


吴世勋愣了愣,慌忙打开DV,镜头再次对准张艺兴。


“是这样,艺兴从来不这么叫我,所以我得记录下这个极为珍贵的画面。”他清了清嗓子,说:“艺兴啊,你叫我什么。”


张艺兴还醉得云里雾里呢,压根没察觉他男友那点小九九,他定定看着镜头看了几秒,突地,两手扒住DV机,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宝宝!勋勋、嗝、宝宝!”


吴世勋抿紧了嘴,笑成一朵太阳花。


DV挎在手腕上,正要上前抱起他男友,那人突然一把推开他,转身跨上原本坐在屁股底下的石阶,一手指天,一手张开,风吹的大衣猎猎作响。


“I'm king of the world!!!美少女!变身!”


这猝不及防的一下把吴世勋推倒了,他呲牙咧嘴揉着屁股站起来,左右张望一眼,扯了扯张艺兴的大衣角,“下来,回家了。”


“呜哇哇哇!!!”张艺兴突然间嚎啕大哭,“白白!你要坚强!你要勇敢!你、你是最胖的!呜呜呜……”


镜头外的吴世勋叹口气,无奈的解释:“白白是艺兴的师弟,前阵子失恋了,嗯,没错,这顿酒是他们的鼓励大会,鼓励白白小朋友天涯何处无芳草,再接再厉,再次勇坠爱河。”


喝多的人本来就脚下不稳,这几天又下了大雪,石阶上的积雪刚化成一滩水,张艺兴没站稳,晃晃悠悠眼看栽倒,吴世勋急忙把人拦腰搂进怀里,一下一下轻拍着后背安慰。


毛茸茸的卷毛蹭着颈窝,痒得不行,吴世勋想躲开,张艺兴却跟只小猪似的,一个劲儿往前拱。


“白白……你不要哭了白白,你一哭我也想哭……呜呜呜……”管他阿玛尼还是爱马仕,张艺兴就把眼泪鼻涕往上抹。


吴世勋心疼衣服,更心疼他喝多的男朋友,扶正了怀里的醉鬼,软塌塌的胳膊架在自己肩上,腰一搂,吭哧吭哧往停车位走。


喝醉的张艺兴是真的真的不老实,也不知怎么就看见吴世勋手腕挎着的DV机,抢过来开始对着镜头唠叨。


“白白啊,你别急,哥马上给你介绍一个,保证百里挑一,保证人中龙凤。”镜头又对准吴世勋,醉得口齿都不清楚,“吴世勋!去!给你白哥找对象去!”


吴世勋扶额:明天找行吗?咱们先回家。


张艺兴不干了:不行!就现在!现在!立刻!马上!


DV镜头跟着醉鬼晃来晃去,吴世勋冲着镜头翻了个白眼,心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恋爱喝顿酒,失恋再喝顿酒,啧,酒鬼。


那边的酒鬼把DV机翻过来对着自己,醉醺醺的瞎嘚啵。


“白白,我跟你说什么来着?你早跟倩倩好不就没这回事了,你偏不,你、你活该!”


嘚啵一半似乎反应过来了,抓着DV机翻来覆去看,“宝宝你干什么啊,我喝多了你还拍我,呜呜呜,我这么丑,都不好看你还拍,呜呜呜……”


啪,特脆特干净一个脑奔儿弹在张艺兴的额头,屏幕里的吴世勋做了个鬼脸,“是你在拍我啊。”


张艺兴嘿然一笑,转瞬又不笑了,捂着脸开始唧唧歪歪,说了什么呢?吴世勋凑过去听,听清楚了脸也黑了。


张艺兴说:“我这么丑,怎么办,不能让白白看见,我这么丑,怎么做他师哥……”


白白白白,就知道白白!


吴世勋哒哒哒抖腿,特不高兴。


然而醉鬼还在念叨自己喝多了太丑了做不成白白的师哥,突然又停下,伸长了脖子歪着脑袋傻兮兮看一眼镜头再看一眼吴世勋。


“宝贝儿~笑一个~”


可又成宝贝儿了。


“宝贝儿啊~勋勋啊~”


“干什么?”


“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


再这么耗下去天亮都回不了家,吴世勋干脆拿走DV机,弯腰扛起他开始说胡话的男朋友快步朝停车位走。


肩上的醉鬼不干了,醉鬼以为这人要把他卖了,蹬腿耍赖,两只手拍着吴世勋的后背拍的啪啪响。泥了吧唧的脚印子揣了爱马仕一裤腿,吴世勋内心哀嚎遍野——昨天才取回来明天又得送干洗店。


眼看要跟黑色奥迪胜利会师,张艺兴捂着嘴巴从吴世勋肩上跳下来,刚落地就吐了一河滩,也没什么可吐了,那会儿在酒店差不多都吐干净了,这会儿只吐了些胃里的酸水。


张艺兴随便抹了两下嘴,坐在地上,眼睛也不睁开,眉毛快拧成一团,含糊不清控诉吴世勋。


“宝宝你坏!你、你就不能扶着我走吗!你看我都吐了……呜呜呜……我不要和你好了……我要去找白白……”这么乱喊了一通,下垂眼幽幽睁开一丝缝,张艺兴眯着眼睛四处看,“白白呢?诶?白白回家了吗?”


明知不能跟醉鬼讲道理,可是听见自己男朋友张口闭口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尤其是他男友最亲的师弟,吴世勋便有些不是滋味,他蹲下来,两手掰正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平视张艺兴,“你再喊白白我就不管你了。”


下垂眼迷茫的眨巴两下,张艺兴嘴巴一咧,又哭了起来,“呜哇哇哇……宝宝……你是不是嫌我老了……是,我都二十——二十几来着?”


“二十七。”


“我都二十七了,你就是嫌我老了!”


“我没有。”


“你有!”


“……”


还能说什么?吴世勋又翻了个白眼,一边轻声哄劝地上凉不要坐,一边把张艺兴捞起来。天知道这醉鬼瘦了吧唧的,这会儿怎么那么沉。待将人重新抱进怀里,吴世勋硬是出了一头汗。


大冬天的,一头汗。


怀里的醉鬼不老实,扭来扭曲泥鳅似的,两手凭空乱抓,抓到挂在吴世勋手腕处的DV机,这次也不从人手腕上扒下来了,直接按下拍摄键对着镜头念叨白白回家了没宝宝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吴世勋肯定不理会了,一心只想赶紧将这醉鬼弄回家,于是两个人扭成一个极为奇怪的拥抱姿势——张艺兴上半身侧弯,脑袋冲下,吴世勋则反方向侧弯上半身,拖沙袋那般费劲的拖着张艺兴。两人麻花似的。


“宝宝!”张艺兴挣开吴世勋,顺便还把DV机扯了下来,接着伸直胳膊,DV机的镜头几乎怼上吴世勋的脸,“快给白白打电话!问他回家了没!”


吴世勋没脾气了,迫于他男友的淫威,掏出手机装模作样打电话。


镜头外的张艺兴就那么直勾勾看着吴世勋打电话,眉头皱紧,一副苦大仇深样,突然又从他男友手里抢走手机,也不知道号码拨出去没,就那么嘀咕开了。


“喂~白白~你回家了吗?嗯?怎么不说话……白白?白白?吴世勋你这什么破手机!”


吴世勋彻底气笑了,也不急着回家了,干脆握住张艺兴的手将DV机掉了个头,开始拍他耍酒疯的男朋友。


“各位观众,现在隆重介绍我的酒鬼男朋友——张艺兴,现在他在干什么呢?他在打电话,我们来采访采访他——张先生,请问电话打通了吗?”


小小的屏幕里是张艺兴眯着眼睛傻笑,傻乎乎点头,又举起食指贴在唇上。


“嘘,我在给小烈打电话。”


吴世勋:行吧,这回又是小烈,小烈是谁呢?小烈是艺兴的同事,估计今晚也喝了不少。


“小烈,你到家了?哦,你都睡啦~嗯,睡了好,你好好睡觉,我也要睡觉了,叭叭~”


挂了电话,张艺兴咬着手指不知道琢磨什么,可是吴世勋知道啊,他冲镜头比了个手势,一本正经的说:“OK,让我们接入下一位听众的电话。”


“妈妈~是我,兴兴~我要给您唱首歌,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献给您,”张艺兴蹭的就站起来,镜头也跟着站起来,镜头里的醉鬼把手机当话筒放在嘴边,数了一二三就开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台下的观众,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好吗!”


“喂?妈妈?妈妈?宝宝,咱妈挂我电话……”


张艺兴瘪嘴耍起赖,冲那根本没拨出去的电话跺脚生气,吴世勋也没想着去拦——也拦不住,他男友醉一回就耍一回酒疯,他早习惯了,何况张艺兴力气向来比他的大,别到时候拦不住又平白无故挨了几脚踹。


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宠着他。


这期间,张艺兴又是抱怨酒店的酒不好喝——还没上回的喜酒好喝,又是特鸡贼的笑,非得让吴世勋喊他兴兴大王,不喊还不乐意,还发脾气,说吴世勋不爱他了说再也不让吴世勋捅屁股。


吴世勋满头黑线,只好作了个揖,恭恭敬敬喊了声兴兴大王。


“吴世勋!”


“又干嘛……”


“你感动吗?”


“不敢动不敢动。”


醉鬼高兴了,拍拍吴世勋发顶,道:“你好好伺候,伺候好了本大王就赏你一个御前一品带刀侍卫。”


“……嗻。”


就这样,张艺兴终于安静下来,像刚才吴世勋来接他那时候一样,耷拉着脑袋闷不做声。吴世勋静静等了会儿,见这醉鬼似乎真的闹累了,小心翼翼凑上前,轻轻唤了句兴兴。


“嗯?”撒够脾气的小醉鬼缓缓抬头看他,发出一个软绵绵的气音,“宝宝,我困了。”


吴世勋终于松了口气,知道这人应该是闹够了,关上DV机之前,忍着笑意一本正经说以上就是前方记者发回的报道,各位观众,我们下次见,哦不是,没有下次了。


打横抱起小醉鬼,吴世勋亲昵的蹭了蹭对方的脸颊,巴掌大的笑脸染了酒意,红彤彤热乎乎,他轻声说道:“回家吧,宝宝。”


也不知是回应吴世勋,还是梦见了什么,张艺兴含糊回了句叫我大王叫我兴兴大王,两手挂在瘦高个男人的脖子上,脑袋拱了拱,彻底睡过去。




第二天。


“吴世勋!你、你都拍了什么啊!!!”




今天也是兴兴大王后悔喝酒的一天呢。




——


THE END

评论
热度 ( 572 )

© 住在221B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