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套#chansoo

Eden112:

头套
#chansoo


“暻秀呀。”
“……”
“暻秀呀~”
“暻秀呀!”
“都D.O.!”
“D.O.偶吧~”
“都暻秀!”
“朴灿你吵死了!”朴灿烈哀怨地叫了一会儿后,旁边床的即使戴着耳机也金钟仁终于忍不住了,将自己的枕头砸了过去,“暻秀哥明显不想理你。”
被枕头正好盖在了脸上,朴灿烈委委屈屈地抓下来抱在怀里,探出头去看下床的都暻秀。
都暻秀没玩手机也没戴耳机,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安安静静地在看书,好一幅与世隔绝的模样。
“暻秀呀……”朴灿烈又哀声哀气地叫了一声,这次金钟仁直接把自己的被子都扔了过来。
被子把朴灿烈整个包在了里面,朴灿烈也没爬出来,缩在里面呜呜咽咽地嘟囔着些什么。
反倒一直没动静的都暻秀叹了口气合上了书,爬到上床把朴灿烈身上的被子给拽下来,然后盖回了金钟仁身上,语气柔软。
“我们钟仁别冷到了。”
“暻秀TT”
被冷落的朴灿烈觉得自己心都碎了,趴在床上无力地向都暻秀的方向伸着手,结果对方眼睛都没抬径直走出了房间。
金钟仁卷好了自己失而复得的被子,吃吃地嘲笑着朴灿烈,“你肯定做什么过分的事了吧,暻秀哥很少这么生气。”
朴灿烈心虚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尖,支支吾吾地说,“也没有很过分吧……”
看见金钟仁一副怀疑的样子看着自己,朴灿烈一头埋进枕头里,含糊地道出了真相。
“就是昨天演唱会的时候不是有粉丝丢上来一个猫头鹰头套吗,暻秀叫我戴,戴上后看着可开心了,我就没忍住亲了他。”
“亲了?”金钟仁挑了挑眉毛,“在舞台上?”
“也不算啦,就是隔着头套还在灯光暗下来的时候,而且我也整个把他挡住了……”
朴灿烈越说越小声越说越心虚,最后抓着一头乱毛绝望地缩进了被子里。
金钟仁看他这样子笑得满床打滚,“去负荆请罪吧朴灿,再晚就来不及了。”
“我也很想,可是……”
“说什么呢那么开心。”
“你来干什么?”
门一开朴灿烈就猛地抬起了头,看见边伯贤裸着上身吊儿郎当地推门进来,径直躺在了都暻秀的床上。
边伯贤将被子一卷,“嘁”了一声,“还不是怪你?暻秀说你太吵了,要跟我换地方睡。”
闻言金钟仁幸灾乐祸地隔空跟边伯贤击了个掌,笑得话都讲不出来,边伯贤眯着一只眼好心奉劝着上床的人。
“快去哄哄吧朴灿,看上去不是特别好哄的样子。我会帮你把房间门锁了让你进不来的。”

“……朴灿烈。”
客厅已经关了灯,都暻秀坐在沙发上听到有房间门打开的声音,眯起眼睛往声源方向看。
一个高大的身影垫着脚悄悄地摸到了自己身边,可笑的是头上还戴了个猫头鹰头套。那模样在黑暗中看着挺渗人的,但都暻秀本就不是胆小的人,而且那身高整个宿舍也只有一人了。
朴灿烈被人冷淡的声音打击地缩了缩脑袋,掏出手机哒哒地敲了几个字,举到了都暻秀面前。
——我不是朴灿烈,我是你的猫头鹰灿灿♡
神他妈灿灿。
都暻秀鼻尖抽搐了一下,忍住了揍人的冲动,直接躺进了被子里,闭上眼睛不理人。
朴灿烈着急了,连忙又敲了几个字,蹲在沙发边伸手轻轻推都暻秀。后者不耐烦地睁开眼睛,被手机的亮光刺激地眯了眯。
——我可以为暻秀主人做任何事୧( "̮ )୨✧ᐦ̤
后面那颜文字活生生把都暻秀气笑了,他盯着那猫头鹰头套看了一会,把对方看得直往自己脸上凑。
一巴掌推开了朴灿烈的头,都暻秀决定陪他玩玩这角色扮演,“那叫一声来听听。”
猫头鹰沉默了,做了很久心理斗争,过了好一会儿含糊地叫了一声,声音带着本人的低沉磁性,“……咕咕”
“哎,真乖。”
体会到了乐趣的都暻秀笑开了,伸手拍了拍他的头,嘴唇也弯成了爱心的模样,朴灿烈见状连忙对着他多叫了几声。
“咕咕,咕咕!”
“行了别吵。”
猫头鹰止了声,委屈地低下了头。想了一会又立马振作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哒哒打了一行字。
——暻秀主人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灿灿说(∩ᵒ̴̶̷̤⌔ᵒ̴̶̷̤∩)
都暻秀看了后转了圈眸子,示意朴灿烈在自己身边坐下,在朴灿烈黏糊糊地靠过来的时候又一巴掌把他拍远了一点。

看朴灿烈乖乖坐着不动了,都暻秀才开口。
“我有个恋人,也是我们团里的成员。”
——灿灿知道ヾ(≧∇≦*)ゝ
“灿灿别吵。”
“咕。”朴灿烈不服气地叫了一声,还是乖乖收起了手机。
“我们悄悄交往了很久了,因为身份特殊在外面连手都不敢牵。”
朴灿烈低下了头,悄悄勾上了都暻秀的小拇指,都暻秀垂眸看了一眼,“我知道他心里很急,也很难过,他一直都很想把我们真正的关系告诉大家。”
都暻秀垂着眼帘,月光透过纱窗零碎地洒在他发梢,朴灿烈有些看呆了。
“灿灿。”
“嗯。”
“嗯?”
“……咕。”
都暻秀转过了身子,仰头直视猫头鹰的眼睛,认真地就好像看见了藏在里面的朴灿烈一般。
“猫头鹰会送信对吧。”
朴灿烈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帮我告诉他,以后不要再那么冲动了。”都暻秀故作严肃地皱着眉头,却又不由自主地柔和了目光,“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有一天我们强大到所有人都不敢骂我们了……”
都暻秀突然停了下来,朴灿烈紧张地连呼吸都停止了。
“我会第一个在舞台上亲吻他的。”
眼前的人弯着眼睛,勾着嘴角,连两鬓稀疏长出的绒毛都是他爱的模样。朴灿烈很久没能作出反应,都暻秀说完话有些红了耳稍,着急地推了他一把。
他这才急急忙忙抓起手机,敲了几个字又删去,反反复复了好几次,才将手机递到了都暻秀面前。
——他说他知道了,他问你现在他可以出来了吗。
都暻秀“噗”地笑了一声,才软软地回答,“出来吧。”
“暻秀……”
话音刚落身边的大个子就委屈地叫了都暻秀的名字,声音里还带着沙哑和浓浓的鼻音。
“不摘头套?”
朴灿烈沉默了一下,吸了吸鼻子,“不摘。”
“不摘怎么接吻?”都暻秀含着笑意,歪着脑袋看着他。
朴灿烈闻言立马把头套摘了,露出了一头乱毛和红通通的眼眶,心虚地瞥开了眼睛不愿意看都暻秀。
“说你爱哭还真不是白说的。”都暻秀心软地伸手摸了摸朴灿烈的眼角,却被对方顺势抓住了手,五指一缠便扣紧了。
“我哭都哭了,那你原谅我了吗。”
朴灿烈垂眸看着眼前的人,另一只手揽住了都暻秀的后脖颈,凑前含住了对方爱心形状的唇。
都暻秀闭上了眼睛,笑着接受了这个吻。
“嗯,原谅你了。”

——灿灿呀。
你帮我告诉他,我最喜欢他了。


评论
热度 ( 280 )

© 住在221B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