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开]恋爱脑12

peppermint:

爆字数了(⺣◡⺣)♡


Ch.12

“欧巴。”速食好得比较快,小女孩执意点了一包薯条之后,已经最先吃了起来。

“嗯?”金钟仁盯着领餐的叫号,一边回应。

“你会一直和阿爸在一起吗?”边闵知问。

青年对身边的孩子侧目。

对着那张和边伯贤极相似的漂亮脸蛋,金钟仁沉沉点了头。

小女孩看着他,若有所思却又总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神情,跟边伯贤一个模子刻出来,令青年无论多么熟悉,还是会忍不住心惊。

“那,”过了一会儿,边闵知问,“欧巴会把阿爸抢走吗?”

金钟仁微笑,低头轻柔地抚摸了一下女孩暖呼呼的小脑袋。

“不会。”他摇头,接着询问女孩,“可是,欧巴会有很需要阿爸的时候,那个时候,闵知把阿爸让给欧巴好吗?”

虽然重聚后他曾无数次设想,若是伯贤哥没有和别人生下女儿就好了。虽然伯贤哥的孩子如天使般纯洁可爱,想到边伯贤曾经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心,现在有一部分永远留给了这个女孩,青年的心仍旧会止不住地疼。

每到这时,金钟仁往往会摇头提醒自己要清醒,对自己说这实在是很自私的想法,所以他学会收起少年时的任性,学习像伯贤哥那样深厚地爱这个女孩。

他想着这些,神情不由变得柔和又诚恳,天真而敏锐的闵知被他打动,认真点头,给予他首肯。

“闵知真好。”金钟仁微笑,低头和女孩的额头靠在一起。
小姑娘为他的举动笑出声。

他又抬头张望一下,遍寻不着边伯贤的身影。

“闵知啊,我去找一下阿爸。”

小女孩点头,金钟仁便起身走向近处的柜台,拜托服务生照看一下小朋友,得到肯定答案后才开始四处找寻。



刚才说去上卫生间的伯贤哥,金钟仁找到休息站的大门,又往外走了几步,才看到靠在墙边抽烟的男人。

他停下脚步,凝视边伯贤斜倚着墙,单手叼烟,沉默地吞云吐雾的画面,才走上去。

“伯贤哥。”他喊他一声。

男人循声转头,发现了他,随即露出笑容。

金钟仁的心却楞得发紧。

待青年来到身边,男人将皮夹还给他。

点完餐,伯贤哥说顺便去买口香糖,但发现钱包里没有足够的零钱。虽然也可以用信用卡,金钟仁却说:“哥,用我的吧。”掏出自己的钱夹递给男人。

“那,哥,”接过边伯贤还回来的皮夹,青年亲昵地靠过去,轻轻问,“你看到了吗?”

金钟仁一靠近,边伯贤就放下胳膊,让烟离青年远一些。

“什么?”他好像明知故问了。

“我放在夹层里的那个。”金钟仁笑。

掏钱买口香糖和烟的时候,边伯贤很难忽视金钟仁钱包夹层里的两张纸片。趋近了看,他发现那同样是来自杂志书页的剪辑。

好几年前,他刚成名,接受杂志委托拍了一组海边的时尚大片。时装的世界瞬息万变,别人一定已经不记得的那组画报,高挑消瘦的模特,穿着简单的白色抹胸连身裤,露出锋利的肩膀,披一件透明的纱,随摄制组站在巨大高耸的礁石边沿,浪漫地摆动身躯。边伯贤将她曼妙的身姿记录下来。

因为是他接到的第一个主掌镜头的大工作,完成后还接受了杂志社的采访,边伯贤至今还记得很清楚。

金钟仁剪下的两段,是带有头像照片的摄影师介绍部分和之后采访的一段问题。

编辑问他:这次拍摄的灵感来自何处?

他回答说自己的国家也有美丽的海,想有朝一日可以和心爱的人一起去看海。

于是编辑顺应着问,喜欢怎样的类型?

「伯贤:天真又热情的人。」[注]

此刻,金钟仁期待地望着自己。

“看到了,”边伯贤笑,回答可爱地主动提醒他、又殷切等待他反应的恋人,“哪有你这样自己问的?”

金钟仁并不介意,腼腆地微笑:“哥看到了就好。”

边伯贤无奈地笑,心里却泛起丝丝甜蜜。

“钟仁呐。”他忽然忍不住抬手,对着过滤嘴又吸一口烟,再释然地吐出来。

相识超过十年,以前相处时,却没想过要多拍几张一起时的照片。他也保留着金钟仁年少时的照片,一张罕见的,当时还很疼爱他的金钟仁的家人,为了祝贺他考上理想的学校,请他吃饭时由金钟仁的妈妈拍摄,他和少年勾肩搭背、快乐的合影。

相片中金钟仁和他灿烂大笑,太开心,完全没有沾染到哪怕是丝毫故事后来的阴影。

“嗯?”听到哥哥念出自己的名字,金钟仁又靠过去一点。

“我也想过要放你的照片,”边伯贤记得青年见过自己钱夹里放着的东西了,于是说,“可那时看到,还是太辛苦了。但实在舍不得……”

太舍不得心爱的少年,所以放入那张少年从高中毕业的消息的报纸剪辑。

金钟仁不说话,趁清晨休息站门口并没有人往来,靠上男人的肩。他夺过边伯贤的手,就着剩下一截的烟蒂,牵哥哥的手放到唇边紧紧吸一口,再悄然松开。

边伯贤沉默地望着他。

“伯贤哥不是终于要带我走了吗?”金钟仁一改沉郁的音调,微笑着说,“当时的承诺伯贤哥已经做到了,所以,什么都不欠我。”

以前总觉得自己是被留下的那个,这一刻青年醒悟过来,自己陷入思念与被遗弃的黑暗里的那些年,心爱的男人也在谁都触碰不到的远方,饱受痛失所爱之苦。

是自己诱惑了伯贤哥,害伯贤哥落到这份境地,反而是他欠伯贤哥太多,哥根本没有欠他什么。

男人却摇头,“钟仁。”

金钟仁不解。

“以后,如果我对你不好,你就想,我欠你,理应对你好的,这样来质问我。”

“不是的……”金钟仁着急又生气,要怎样才能劝伯贤哥放弃这个想法。

“那时,你十五六岁吧,”边伯贤隔着一层烟雾缓缓说,“对于一个当时想起你的笑就会勃起的男人,我想他欠你的。”

年长的男孩知道那是不对的,反反复复逼迫自己远离,最后还是深陷进去。

金钟仁呆住,脑袋转了好大一个弯,神情才由着急委屈,转为难以置信的狂喜。

刚刚伯贤哥告诉他,年少时候,并不是只有他自己一头热而已。并不是他死缠烂打才终于将男人攻陷,在他的爱情萌生之时,一心一意爱慕着的帅气的哥哥,也早对他产生异样情绪。在他所知的那个时间点的更早之前,他们就已经相爱。

从没收到过比这更令他振奋的消息,金钟仁顾不得其他,一把揽住边伯贤的肩膀,惹得男人无奈地笑起来,拍他的背脊。

“好了好了,”男人甜蜜又困扰,问他,“这么喜欢抱抱,你可怎么办?”

振奋又害羞的青年在男人肩头嘟哝一声,以示责备。

“我女儿呢?”边伯贤突然问他可爱的情人。

愣了一下,“糟了”,嘴里嘀咕了一句,没等伯贤哥一起,金钟仁撒开腿就往回跑。


恨不得能光速奔跑,金钟仁自责着怎么就忘记将闵知托付给餐厅的服务生的事了,飞奔回去。

先前他们选好的座位旁边围了一堆人。

金钟仁心脏扑通一声,像一瞬间跳动了一次就坠下去了,头皮发麻,眨眼的功夫出了一身冷汗。

他疯狂地拨开人群挤进去,刚才隐约的哭声才一下清晰起来。

却不是闵知,是嘹亮到吵人的男孩在痛哭不止。

一瞬设想过万一闵知不见了这种可怕绝望的情景,觉得眼前发黑的金钟仁在视野聚焦到闵知小天使的那一刻大呼一口气。

小女孩不哭不闹,可是他辨认出她强忍委屈的表情,晶莹的水光笼罩明澈的眼珠,在眼眶里打转。恍惚走近,察觉桌子旁边站着一个妇人,安慰哭闹的男孩,一边厉声指责着他的女孩。

金钟仁头脑一热,怒吼一声:“您这是对我家孩子干什么呢!”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身上,金钟仁一大步跨到小朋友身边,扶住闵知的腋窝一把将她高高托起搂进怀里。

妇人被突然跳入视线高挑又漂亮的青年震慑到,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重新摆出恼怒的嘴脸,不知为什么手指着他们的动作突然不再有底气,却又虚张声势般,咬牙切齿地质问道:“这是你女儿?”

“是!怎么了!”妇人指着他吼就算了,却连闵知也算在内,金钟仁气不打一处来,也吼回去。

“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儿子?他不过是想交朋友,怎么能什么都不说就动手!”女人理直气壮。

金钟仁却忽然静下心来。

“是这样吗?”他贴着小女孩的耳朵,柔声问,一面抚摸女孩的背,仿佛在为她顺气。

闵知小小的身躯整个扑在他怀里,枕在他肩上伤心地摇摇头。

“别怕,跟欧巴说。”金钟仁悄悄给她鼓励。

边闵知这才用不太通顺、笨拙的语句告诉他:“那个,人,拿了桌上的热狗,阿爸,点给闵知的……”

“所以……”金钟仁听明白了,“闵知阻止了他?”

“打了……”小女孩试着寻找词汇,就在金钟仁担心她因突然出现的小男孩无礼的举动而反应过激、心又紧张起来的时候,打消了他的忧虑,“打了他的手……”

“你们他妈在嘀咕什么呢?”妇人仔细看了下,眼前的人还年轻,莫名又找回底气,摆起年龄的架子仗势欺人起来。

“阿姨,”金钟仁转头看她,“是您儿子先动手抢了我们闵知的热狗。”

女人一愣,随即强词夺理:“我们只是想交朋友而已。”

“我们闵知说愿意了吗?”金钟仁问。

霸道的小男孩蠢笨的样子,哭到打嗝,面对忽然出现的英俊大哥哥的提问,呆愣住不会说话。

“她、她话都说不好,你们父母怎么教的!”妇人看周围的人也开始盯着自己儿子看、小声议论起来,连忙大叫着转移视线。

“大婶,我们闵知美国长大的,”金钟仁到这时已经很不客气,“韩语说的不是很好,有什么问题?我们以后会教的。再说了……”

其实平时金钟仁根本不是这样的性格,但这时不知为何体内注入一股力,令面对陌生人总会客气的自己据理力争,硬要为边闵知讨回公道。

“闵知没在韩国长大,但我是。我女儿说不过你,难道我还说不过你?”

其实他也不觉得出生地会是区别人的标准,但面对无耻的人,在这个极崇尚西洋文化的社会,又不妨撂下狠话,为他的小女孩出一口恶气。

“你儿子说要做朋友我们就必须同意吗,不同意就要抢吃的?”他掷地有声,周围的人开始附和。

妇人见情势不对,连忙拍掉正在擦眼泪的儿子的手,“别哭了!”她嫌丢人,又实在理亏,只好拖着儿子就走。

其他人也都散了,有的还凑过来夸了闵知可爱才走。

“没事吧?”金钟仁蹲下身,将小女孩轻轻放回座椅,仔细查看了下。

闵知倔强地咬着嘴唇,那一刻一直在忍耐却终于濒临极限的神情又令金钟仁想起她的爸爸——他爱得心疼的伯贤哥。

“阿爸!”闵知紧闭上眼,突然又扑回金钟仁怀里。

青年回头张望了一下,才发现边伯贤不知什么时候也回来了,站在他们身后,欣慰地笑望着。

理所应当地以为闵知是看到爸爸回来了所以终于释放了情绪,天使般的小女孩柔软的声音却贴在耳边,对他说:“妮妮阿爸……”

金钟仁僵住,根本找不到词形容这一刻的感觉。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他将“女儿”牢牢抱住。

边伯贤轻呼出一口气,走过去,微笑问起:“怎么蹲在这里?”

他扶金钟仁起身,绕到另一方和青年一边一个将心爱的女儿围住。

“乖乖的,”他亲闵知的额头,手却和金钟仁的紧紧相握,“阿爸再去买一份。”

边伯贤抬头,平视金钟仁,随即宠爱地笑。

“这次妮妮要吃的炸鸡,阿爸也给买。”

“阿爸真好。”女孩破涕为笑,靠着金钟仁的怀抱对边伯贤露出甜美笑容。


-tbc-


[注]:这个描述出自2005年电影《东京塔》

评论
热度 ( 99 )

© 住在221B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